栏目导航

最新资讯

联系我们

万银配资www.pepzdeals.com

当前位置:万银配资www.pepzdeals.com > 万银配资www.pepzdeals.com >

万银配资www.pepzdeals.com 老牌服装巨头真维斯“坠落”?澳洲公司突然宣布破产6年关店超1600家

2020-01-24 17:56

作者:吴珊

近日,据媒体报道,真维斯澳大利亚公司宣布已进入自愿托管程序,并开始破产清算。目前,真维斯在澳大利亚有146家门店,近1000名雇员面临失业风险。同时,真维斯表示,此番清算仅会对公司在澳大利亚的业务造成影响,不会波及海外业务。随后,运营主体为真维斯服饰(中国)有限公司(下称“真维斯中国”)的新浪微博账号在回复网友时表示,澳洲真维斯只是真维斯业务板块中的一部分,澳洲真维斯现阶段重组事件,与中国真维斯业务并不产生实际影响。图源:新浪微博针对此事,时间财经联系了真维斯中国官方商城,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澳洲真维斯业务跟中国真维斯业务是相互独立的不同主体,此次事件对中国业务不构成影响,且真维斯中国业务本年度重点工作仍是稳定地持续发展,特别是网上销售将会继续增长。而武汉和北京两地相关线下门店工作人员也对时间财经表示,门店业务目前正常。官网资料显示,真维斯(JEANSWEST)品牌于1972年创立于澳洲,1990年中国香港旭日集团与进口商合作将其收购,分销业务延展至澳洲多地。随后1993年,真维斯在上海开出第一家店后正式进军中国内地市场。2002年,旭日集团以间接持有方式成立真维斯服饰(中国)有限公司。巅峰时期的2012年,真维斯中国内地营收高达49.59亿港元(约合43.79亿元人民币),门店数曾一度高达3000家,曾是国内服装行业的领头羊。但随着ZARA、H&M、优衣库等快时尚品牌进入中国市场,早已下沉至三四五线城市的真维斯逐渐失去竞争力。随后,真维斯进行裁员、大幅度关店等一系列措施精简中国内地业务。据旭日集团旗下上市公司——旭日企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旭日企业”)财报,2017年底,真维斯中国内地零售店铺共1298家,相比最高峰2011年底的2927间,六年减少1638家,平均每一天半关店一家。至2018年中报,旭日集团零售网络里的真维斯和旭日极速店铺合计共1164家,比2017年减少逾500家。《国际金融报》此前报道,2013年以来,真维斯中国已裁员6000多人。值得注意的是,电商崛起给真维斯带来较大冲击。真维斯曾在2017年财报中表示,电商对中国三四线城市真维斯加盟商的冲击尤其重大,网上零售大多靠大幅折扣促销,实体店毛利率也被拖低。图源:旭日企业财报随着真维斯中国持续亏损万银配资www.pepzdeals.com,2018年11月万银配资www.pepzdeals.com,旭日集团以8亿港元将真维斯中国业务出售给集团创始人、大股东杨钊和杨勋万银配资www.pepzdeals.com,将真维斯剥离出了上市公司。对此,旭日集团表示卸下了多年来的“包袱”。旭日集团也在2019年中季报表示,由于此前将亏损的真维斯中国业务出售,期内股东净利达5.57亿港元,同比增长44.38%。图源:旭日企业财报对此,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、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时间财经表示,“真维斯中国被边缘化和超越原因很多,管理和渠道不够本土化,产品研发较为守旧,以及加盟政策不够灵活等,但核心还是在中国市场需求变化快,真维斯没有紧跟形势所致”。随后,时间财经也多次致电旭日集团,截至发稿未获回复。8亿港元被卖2018年8月,真维斯母公司旭日集团公告宣布,拟以8亿港元(合7.06亿人民币)将内地服装零售业务即真维斯品牌出售给集团创始人、大股东杨钊和杨勋兄弟的子公司,预计出售事项将产生收益约3133万元。目前,这一转让事项已完成。杨钊和杨勋兄弟也是带领真维斯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的“灵魂人物”。新京报曾报道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来自广东惠州20岁的杨勋和哥哥杨钊游泳到香港,在制衣厂工作近10年后,1974年,兄弟二人凑五万元,成立了“旭日制衣厂”,也就是旭日集团前身。最早,旭日制衣厂主要从事代工业务。1990年,旭日与当地进口商合作收购真维斯。杨勋在2017年的一次公开采访中谈到,“当年,真维斯品牌在澳大利亚有106个门店,因为经营出现问题无法支付货款,于是把公司给我们了。因为早晚要进军零售业务,所以我们将其接手”。随后的1993年5月,真维斯中国内地第一家专卖店在上海南京东路开业。彼时休闲服装在中国市场尚属新鲜,定位“大众化”的真维斯得以一路扩张。至2012年,真维斯中国内地营收达49.59亿港元,同比增长4.6%,但随后开始走“下坡路”。据财报,2013年,真维斯中国内地销售额46.8亿港元。2017年,真维斯销售额为16.09亿港元,约为巅峰时的三分之一。从2013年开始,真维斯业绩持续下滑,2013至2017年同比下降幅度分别为0.7%、13.32%、25.91%、23.98%和4.37%。时间财经梳理发现,在2012年旭日集团财报中,真维斯中国业绩“乏力”问题开始显现。根据财报,彼时市场竞争极为热烈,降价已经成为新常态,由于定货失准且真维斯对加盟商所提供的辅导力不足,导致多项指标均未达标。随后几年,真维斯一直处于转库存过程中。 近日,据媒体报道,真维斯澳大利亚公司宣布已进入自愿托管程序,并开始破产清算。目前,真维斯在澳大利亚有146家门店,近1000名雇员面临失业风险。同时,真维斯表示,此番清算仅会对公司在澳大利亚的业务造成影响,不会波及海外业务。随后,运营主体为真维斯服饰(中国)有限公司(下称“真维斯中国”)的新浪微博账号在回复网友时表示,澳洲真维斯只是真维斯业务板块中的一部分,澳洲真维斯现阶段重组事件,与中国真维斯业务并不产生实际影响。图源:新浪微博针对此事,时间财经联系了真维斯中国官方商城,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澳洲真维斯业务跟中国真维斯业务是相互独立的不同主体,此次事件对中国业务不构成影响,且真维斯中国业务本年度重点工作仍是稳定地持续发展,特别是网上销售将会继续增长。而武汉和北京两地相关线下门店工作人员也对时间财经表示,门店业务目前正常。官网资料显示,真维斯(JEANSWEST)品牌于1972年创立于澳洲,1990年中国香港旭日集团与进口商合作将其收购,分销业务延展至澳洲多地。随后1993年,真维斯在上海开出第一家店后正式进军中国内地市场。2002年,旭日集团以间接持有方式成立真维斯服饰(中国)有限公司。巅峰时期的2012年,真维斯中国内地营收高达49.59亿港元(约合43.79亿元人民币),门店数曾一度高达3000家,曾是国内服装行业的领头羊。但随着ZARA、H&M、优衣库等快时尚品牌进入中国市场,早已下沉至三四五线城市的真维斯逐渐失去竞争力。随后,真维斯进行裁员、大幅度关店等一系列措施精简中国内地业务。据旭日集团旗下上市公司——旭日企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旭日企业”)财报,2017年底,真维斯中国内地零售店铺共1298家,相比最高峰2011年底的2927间,六年减少1638家,平均每一天半关店一家。至2018年中报,旭日集团零售网络里的真维斯和旭日极速店铺合计共1164家,比2017年减少逾500家。《国际金融报》此前报道,2013年以来,真维斯中国已裁员6000多人。值得注意的是,电商崛起给真维斯带来较大冲击。真维斯曾在2017年财报中表示,电商对中国三四线城市真维斯加盟商的冲击尤其重大,网上零售大多靠大幅折扣促销,实体店毛利率也被拖低。图源:旭日企业财报随着真维斯中国持续亏损,2018年11月,旭日集团以8亿港元将真维斯中国业务出售给集团创始人、大股东杨钊和杨勋,将真维斯剥离出了上市公司。对此,旭日集团表示卸下了多年来的“包袱”。旭日集团也在2019年中季报表示,由于此前将亏损的真维斯中国业务出售,期内股东净利达5.57亿港元,同比增长44.38%。图源:旭日企业财报对此,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、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时间财经表示,“真维斯中国被边缘化和超越原因很多,管理和渠道不够本土化,产品研发较为守旧,以及加盟政策不够灵活等,但核心还是在中国市场需求变化快,真维斯没有紧跟形势所致”。随后,时间财经也多次致电旭日集团,截至发稿未获回复。8亿港元被卖2018年8月,真维斯母公司旭日集团公告宣布,拟以8亿港元(合7.06亿人民币)将内地服装零售业务即真维斯品牌出售给集团创始人、大股东杨钊和杨勋兄弟的子公司,预计出售事项将产生收益约3133万元。目前,这一转让事项已完成。杨钊和杨勋兄弟也是带领真维斯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的“灵魂人物”。新京报曾报道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来自广东惠州20岁的杨勋和哥哥杨钊游泳到香港,在制衣厂工作近10年后,1974年,兄弟二人凑五万元,成立了“旭日制衣厂”,也就是旭日集团前身。最早,旭日制衣厂主要从事代工业务。1990年,旭日与当地进口商合作收购真维斯。杨勋在2017年的一次公开采访中谈到,“当年,真维斯品牌在澳大利亚有106个门店,因为经营出现问题无法支付货款,于是把公司给我们了。因为早晚要进军零售业务,所以我们将其接手”。随后的1993年5月,真维斯中国内地第一家专卖店在上海南京东路开业。彼时休闲服装在中国市场尚属新鲜,定位“大众化”的真维斯得以一路扩张。至2012年,真维斯中国内地营收达49.59亿港元,同比增长4.6%,但随后开始走“下坡路”。据财报,2013年,真维斯中国内地销售额46.8亿港元。2017年,真维斯销售额为16.09亿港元,约为巅峰时的三分之一。从2013年开始,真维斯业绩持续下滑,2013至2017年同比下降幅度分别为0.7%、13.32%、25.91%、23.98%和4.37%。时间财经梳理发现,在2012年旭日集团财报中,真维斯中国业绩“乏力”问题开始显现。根据财报,彼时市场竞争极为热烈,降价已经成为新常态,由于定货失准且真维斯对加盟商所提供的辅导力不足,导致多项指标均未达标。随后几年,真维斯一直处于转库存过程中。

图源:旭日企业财报

“彼时,中国电商市场已开始成熟,加速了其衰落过程。真维斯最初定位的品牌大众化,与如今的90后、00后个性化的需求出现脱节”,艾媒咨询分析师张毅对时间财经表示。真维斯从2009年布局电商,到2017年将其独立运营,后期也尝试推出各种个性化产品。旭日企业集团也表示为改善业务,投入了更多的品宣资源,扩张电商业务,重组中国零售网络提升及供应链效率等,但依然未如预期般改善。不过,旭日集团意识到需要通过大数据获取专注于掌握消费者的需要,但这一过程要投入大量时间和成本,为避免进一步亏损,集团决定不再投入。“随着零售线上线下一体化发展,服装产业变化的是供应链模式,即从消费者直接到工厂的短链、快速融合的供应链重新排列组合,与过去多层分销的稳定供应模式有很大区别,这是真维斯转变起来困难的地方。此外,其尝试新品都是小部分生产,但大部分量产才是利润增长的主要来源。”张毅也表示。对此,程雄伟则表示,“一切转变的关键依然在于产品。真维斯在中国三四五线市场依然有空间,品牌口碑也存在,真维斯在毛衫类、牛仔类等传统品类具备先发产业优势,完全可以加大这几个品类产品深度,借助当下线上平台的优势做好推广。”不过,这并不是旭日集团第一次剥离真维斯亏损业务,2017年7月,旭日集团曾以2.2亿港元将真维斯持续亏损的澳洲、新西兰市场业务剥离,同样卖给杨氏兄弟拥有的巧思有限公司(Howsea Limited)。并非个例真维斯遭遇“滑铁卢”并非个例,国内本土服装连锁企业同样面临转型困境。2019年中,在前三季度亏损超2亿元后,美邦服饰发布业绩预期,预计2019年最高亏损在10亿元。而2017年上市的拉夏贝尔,2019前三季度也亏损了8亿元。而早在2016年,上海班尼路服饰有限公司已被其母公司德永佳集团以2.5亿元出售。这些早年间以设计和平价定位在我国迅速打开市场的服装品牌,由于彼时服装资源相对匮乏被热卖,但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越来越快速,消费需求快速变化,如今其都在电商的裹挟下逐渐“暗淡”。针对国内老牌连锁服装品牌转型问题,程雄伟告诉时间财经,“真维斯等港资品牌有些边缘化,核心关键点还是没有认真研究本土市场需求导致。如本土品牌里,除美邦服饰日子难过外,没有上市的以纯、唐狮等品牌线上业务还是非常不错的,因为其经销商模式没有用主品牌去体现,换个商标的类以纯、类唐狮就很好把握了线上业务的风口。传统企业在转型升级过程中,忌讳丢掉主业一门心思在不是核心竞争力的线上过于创新,继续强化主业的创新才是有价值的。”张毅对时间财经表示,“国外快时尚品牌力较强,商品更新速度快,已严重蚕食市场份额。如果不快速迭代产品思维,连接新消费市场,本土老牌企业将更难发展。”(北京时间财经 吴珊)

  公告消息:

 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1月7日消息,美国财经媒体名嘴吉姆-克莱默(Jim Cramer)警告,投资界似乎低估了美伊日益紧张的局势可能带来的后果。



Powered by 万银配资www.pepzdeals.com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8 中信e配 版权所有